• 《狂飙》踩在黑白边缘的李响,他会是下一个高启强和曹闯吗?

    发布日期:2023-10-15 09:03    点击次数:209

    又到了《狂飙》猜谜题时刻,曹闯与赵立冬的“交易”曝光之前,观众最大的疑问是“谁是内鬼”,如今,剧情新的谜题,则是李响是否会黑化?

    在处理曹闯死亡原因的问题上,李响犯了实质错误,他刻意隐瞒曹闯的内鬼身份,不仅将走错路的师父塑造成一个完美英雄,还间接把赵立冬摘了出去。

    这一违背警察初心与责任的行为让安欣极为愤怒,被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背刺,让他在部门更加受排挤,而撒谎的李响,内心也一直不得安宁。

    他一边用拒绝升职惩罚自己,另一边又努力回避赵立冬的拉拢,但面对赵立冬的糖衣炮弹和权势倾轧,李响最终是否会像曾经的恩师一样失去底线?

    曹闯墓前的一段戏,编剧其实已经提示了答案。

    李响希望师父能给自己指点路,但在扔硬币之前,他给自己的限定是“自首”与“用自己的方式救赎”,这两个条件虽不同,却都悬崖勒马,而非彻底沉沦。

    从曹闯后续没有自首而是积极投入工作来推测,扔硬币的结果让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赎罪,站在他的处境,这个“方式”很可能是假装合作,实际攻破。

    表面接受赵立冬的拉拢,实则收集证据助安欣破案,他在初心面前犹豫过、错误过,却最终回归了初心,而且,李响的结局,很可能会是be。

    2020年的时间线里,赵立冬、高启强仍旧风光无限,安欣变得沉静隐忍,李响则消失无踪,很显然,他的计划失败了,结局,基本只有牺牲与背锅两条路。

    最终他是悲壮牺牲还是憋屈背锅,答案还待揭晓,在李响结局面世之前,我们先分析一下李响这个人物的底色,与男主安欣相比,他其实更为让大家熟悉。

    李响的犹豫,包袱压过底气的平凡人

    如果没有隐瞒曹闯之死的真相,李响是好警察吗?相信大部分观众都会给出肯定答案,故事刚开始的他,会有些圆滑的小心思,却不失正直、敬业。

    他羡慕安欣的好背景,却并没有因此恶意排挤对方,待发现安欣的赤诚之心后,也以真诚回报,是一个为了感恩与正义愿意陪着搭档一起冒险的好警察。

    但当遇到选择时,安欣永远一往直前地选择初心,李响却多次犹豫。两者的区别,除了因李响性格上太过重视人情关系外,还有一个关键原因。

    李响比安欣少了底气,多了包袱。

    普通农村家庭出身的李响,是父亲的骄傲,也是村里的骄傲,但会被视为“骄傲”的前提,是因为他的家庭背景、出身环境没有任何后盾,他被家人视为依仗。

    可能很多观众会觉得这很正常,大部分从普通家庭走出来的优秀孩子都处于这种状态,但这些看似普通的问题,有时候会成为束缚他们的压力。

    李响便是个中典型,家人的期待与多年的努力,让他更希望证明自己,但在关键问题的选择上,家庭、出身带来的影响,又会成为他逃不掉的包袱。

    面对曹闯的内鬼身份,安欣认为应该坚持选择正义,做正确的事,李响内心也清楚对与错,但在正义之前,他会恐惧,自己能斗过赵立冬吗?

    权力与能力更强大的孟德海、安长林两位大领导面对赵立冬都选择了妥协,清廉了大半辈子的师傅曹闯最终也选择低头,平凡的自己,真能做到吗?

    如果失败了会怎么样?父亲的骄傲,自己的前途,多年的努力都会化为泡影,顾虑越多,恐惧越多,李响在极端犹豫之下,便下意识选择了逃避。

    他犯的错,无可洗白,但他犹豫的原因,又很现实。

    李响的挣扎,始终想要捍卫的正义

    《狂飙》在安欣、李响两个角色的背景设定上对比很强烈,李响承担着普通人的压力与挣扎,与之相比,自带“后台”的安欣似乎幸运很多。

    即使安欣拒绝被关照,也不得不承认,他享受了隐形待遇,小混混底层的曹家兄弟会因为他的身份顾忌他,大BOSS赵立冬打压他却不敢直接拿掉他。

    但即使如此,安欣仍旧无法改变调查屡次被阻、自己被打压的现实,他能够坚定守护初心,更多是基于内心对正义的追求,对职责的拼命捍卫,这点非常宝贵。

    我们可以与李响犹豫、妥协的原因共情,却永远不能用这份理由来推脱自己的责任,普通职场的人如此,守护人员的逆行者们,更责无旁贷。

    这一点,李响非常清楚,他希望能如安欣般勇往直前,却又因顾虑而迷茫,但在初心与恐惧之间,李响最终重新做了选择,努力替自己的错误赎罪。

    他与安欣曾走向殊途,却又最终同归,这个角色不完美,甚至踩了底线雷区,错误不能推卸,但他能够冲出重围回归初心,仍旧是一个值得尊重的英雄。

    在李响重新选择这段剧情里,还有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地方。

    他不怕付出生命,也不再害怕丢了工作,显然已经为正义豁出所有,但李响却没有选择与安欣一样直接把真相公开,用程序处理错误,直面敌人。

    而是选择了一条可能会让他深陷灰色与危险边缘的路,为何如此?分析个中原因之前,或许我们要先弄清另一个问题,一个《狂飙》不断暗示的问题。

    是什么造就了李响、曹闯们的犹豫与挣扎?

    李响、曹闯犯了原则性错误,个人责任很清楚,但也不能将他们由英雄变“鬼”的过程轻松揭过,那些压缩他们追求正义的环境问题,非常关键。

    徐忠对高启强由白转黑的点评很耐人寻味,社会中存在的一些不公平分配,间接导致了底层百姓对正义的不信任,让他们觉得,铤而走险,才能真正改变。

    曹闯、李响的铤而走险何尝不是如此?曹闯多年坚持得不到认可后,最终相信了赵立冬的“关系提拔”论,放弃了原因坚持多年的努力拼搏。

    而李响的谎言,同样起源于他对公正的不信任,认为即使自己说出真相也不可能让赵立冬伏法,既然这样,为何在冒险做一件只会由自己买单的无用功呢?

    我们会赞赏安欣的坚持,心疼李响的恐惧,却忽略了安欣的坚持本该是这个职业所有人都保有的基本品质,忽略了李响原本不应该畏惧说出真相会被报复。

    环境长期存在的不当现象,间接给恶者可趁之机,为李响、曹闯的过界提供温床,而除了被视为“异类”的安欣,居然没人有觉得这其中有问题。

    黄翠翠案中有一个情节,行动组发现游艇客户来头很大,在抓捕重要关头,安长林坚持向市委汇报,孟德海最终妥协,导致了消息泄漏,行动失败。

    这件事后,大家有意无意中都在把责任归到被“识破”的卧底安欣身上,却没有一个人指出是孟、安两人“保帽子优先”的处理方式,延误了最佳行动时间。

    人们厌恶“关系论”、“明哲保身”,却又下意识认为两者的存在是“正常现象”,李响不直接公布真相,何尝不是因为清楚这些东西会再次把真相边缘化呢。

    《狂飙》想探讨的反黑,反得不仅仅是无恶不作的大BOSS、腐蚀了的内鬼,还有整体风气、程序问题、公平原则的思考,反黑,既要拔草,又要除根。

    同时,还要防止春风吹又生。

    要将反黑工作深入化,也要将这份工作常态化,保持正义之苗都能拥有茁壮成长的土壤,让邪恶之草,再无肆虐的温床,才能真正迎来环境的净化。